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第九十二章 如此横财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2019-07-06

第九十二章 如此横财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啪啪啪……房间里,左熙天连连拍手,一脸惊叹,随后,他捋了捋肩上的头发,嚷嚷道:“好,墨兄弟,当真是目光敏锐,一眼就看出我精心编造的这番话的破绽,我果然没有找错人。

”精心编造的这番话!?秦墨眼角跳动,他觉得左熙天这个家伙,单是以头脑来说,确实很像是大世家的纨绔子弟,这番话如果是编造的,那编造的也太蠢了点。 “墨兄弟,给你一个讯息,我所说的任务内容,还有最后的报酬,都是千真万确的。 只是,这并不是我的宗门发布的任务,而是我个人发布的一个任务。

”“这个任务的过程,确实毫无危险性。 ”“情况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身上的财物全部被骗走了,包括我半年的零用钱。 其实那点小钱算不了什么,我如果返回家族,随便就能在库房提出八万、十万的下阶真元石。 可是,在鬼雾港口我们家族的产业有特殊的权限,找库房拿钱的话,是需要家族子弟的印章的。

而那个印章……”听到这里,秦墨微微点头,既然左熙天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骗走了,那个印章肯定也一起被骗走了。 坐在椅子上,左熙天竖起中指,凭空划着圆圈,唉声叹气道:“没有家族子弟的印章,想要从库房里弄到钱,只有两条途径,一条就是我亲手写的借据,这样一来,我被那个糟老头骗走所有财物的事情,肯定就会被家族其他子弟知晓,成为他们的笑柄。 这样的局面,肯定是不能发生的。

另一个途径,我和这里的帐房老头很熟悉,所以,……”“可以光明正大的,偷!”左熙天贼兮兮的笑起来,“不过呢,我身为左家的子弟,如果亲手去偷自己家族的财物,这是触犯家族大忌的,但是,若是下手的是别人,我只是一个旁观者的话,那就一点事情都没有了。 怎么样?墨兄弟,若不是你的援手之恩,我也不会找上你哦。 ”听完这一切,秦墨沉默不语,左熙天如果所说一切属实,那么可以确定一点,这个家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有钱任性到能将15万的下阶真元石白送人。 略一沉吟,秦墨提出要求:“行动过程中,你不许离开我身边半步。

如果发生意外,我会立刻逃走,舍你离开。 ”“哈哈哈……,爽快!”左熙天笑逐颜开,随即脸色一板,肃然道:“放心,我肯定不会离开你半步,如果你拿着那笔钱跑路了,我岂不是亏大了。 给你一个讯息,这件事之后,咱们就是一起并肩作战过的战友了,铁哥们!”秦墨无奈摇头,他对这笔报酬确实很心动,因为,他现在真的很缺钱。 15万的下阶真元石,足够他将【释丹化气盘】、【子午流注针】的材料采购齐全了。 ……华灯初上。

夜色中,秦墨和左熙天一起,来到一座恢宏府邸的大门口。 看着大门上的“左府”二字,秦墨暗中惊叹,这座府邸的规模,与秦家不相上下。

但是,在鬼雾港口这种地方,拥有这样一座府邸,还仅是左家的一座产业,就可想而知这个家族的强大。

“左家?!”秦墨眉头暗皱,前世的记忆中,他想不起那个强大的家族姓左,或许是大陆西边,或者北边的势力。 因为在前世,大陆的西边、北边的区域,他并没有时间踏足。

门口,伫立着两个门卫,面容冷厉,披甲带刀,身上的气息同样锐利如刀,竟然是武师巅峰的修为。

“熙天少爷!”“少爷,您回来了!”看到左熙天的身影,这两个门卫立时露出笑脸,恭声行礼。 “嗯……”左熙天淡淡回应了一句,领着秦墨就往里走。 一路上,不时碰到护卫、仆从,见到左熙天皆是恭敬行礼,侧立一旁,看到两人走远,方才敢迈动步伐。 片刻,待秦墨两人来到府邸深处,才停驻脚步。

“嘿嘿,怎么样?墨兄弟,现在相信我所说的话了吧。 ”左熙天挤眉弄眼的开口。

秦墨点了点头,催促左熙天不要耽搁,赶快行动。 后者闻言,立时一脸兴奋的带路,那模样仿佛偷盗自家财物,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

府邸深处,两人走进一间库房,里面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 贼头贼脑环视一圈,左熙天兴奋的低声嚷嚷:“还是那老头办事贴心,故意抽空离开了一会儿,咱们快点行动,拿了50万下阶真元石的票据,立刻就走人。 ”见状,秦墨微微皱眉,提出疑问:“帐房先生这样离开,真的好么?如果金库在这段时间失窃,岂不是你们俩都有麻烦。

”“嘿嘿,怎么可能失窃,开启金库机关阵法的方法,只有我们家族嫡系子弟才知晓。 况且在鬼雾港口,谁敢打我们左家的主意……”左熙天示意秦墨等一会儿,随即蹑手蹑脚的溜进里屋,不一会儿,便听一阵机关响动,跟着传来左熙天的招呼声。

秦墨窜了进去,顿觉眼睛一花,视野中宝光四耀,打开的金库中,各种各样的宝物几乎堆成了一座小山,其价值根本难以估量。 站在金库门口,左熙天指着里面的一堆票据,轻声喊道:“就在那里,5万一张的聚宝斋下阶真元石票据,取出十张就够了。

”嗡!一道剑光掠起,秦墨将长剑掷出,四尺青锋不断旋转,扫过那一堆票据,随后划出一个完整的圆圈,又落回秦墨手中。 长剑的剑锋,平放着10张5万面额的聚宝斋票据。

秦墨额头渗满一层冷汗,倒不是这一手剑技有多困难,实是这金库中的宝物太多,太珍贵,随便掉了一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可能是一个大麻烦。 砰!左熙天关上金库大门,迅速锁紧,随即轻声喊道:“太棒了!得手了,墨兄弟,快把我的那份给我。

”接过7张聚宝斋票据,左熙天脸色一整,肃然道:“墨兄弟,你果然慷慨,白白赠送我35万的下阶真元石,给你一个讯息,以后咱们就是铁哥们了!”秦墨不禁撇嘴,这少年果然是有钱任性,随便就给了他三成报酬。 对于这样一笔飞来横财,他拿得虽然轻松,但是,却也是捏了一把冷汗。

随即,两人不做停留,飞速溜出了库房,朝着府邸的后门奔去。 按照左熙天的话来说,既然是做贼,偷窃成功之后,难道不是从后门开溜么?对于这样的言论,秦墨只能保持沉默。

片刻,库房之中,凭空出现一个身影,这是一个提着紫花茶壶,穿着黑袍的老者。

看着两个少年消失的方向,黑袍老者对着茶壶嘴,喝了一口,搭巴着嘴唇,摇头道:“熙天少爷也真是胡闹,这样监守自盗的馊主意,他也能想的出来。 如果不小心所托非人,岂不是会有大麻烦?幸好,那个使剑的小子定力不错,面对如此多的宝物,依然能不动心,否则,又要浪费我一番手脚……”……夜晚,鬼雾港口中央广场边缘。

秦墨和左熙天一路狂奔,来到黑市的入口,两人才稍稍缓了一口气。 “墨兄弟,咱们就此别过,我还要去一区黑市,购买一件重要的宝物。 ”左熙天挥手告别。

“好,多谢熙天兄的馈赠。 ”秦墨点头微笑,这15万下阶真元石的报酬,着实是飞来横财,让他有些受之有愧。 “艾,咱们两兄弟,说这些见外的话干什么。 ”左熙天连摆手,随即压低嗓音,道:“其实,墨兄弟,你才是帮了我的大忙。 一区黑市出售的那件宝物,今夜午时就没有了,到时我就追悔莫及。

”原来左熙天要这笔钱,也是急着购买宝物。

秦墨笑着表示理解,他其实也是感同身受,傍晚时分他还扼腕不已,因为没有足够的真元石,采购制造那两件奇物的材料呢。

“熙天兄如此急切,是要购买什么宝物?”秦墨不禁滋生一丝好奇。

顿时,左熙天眉飞色舞起来,得意道:“一盒【桃花吹雪胭脂】!”【桃花吹雪胭脂】?风雪明月楼所制的驻颜宝物?闻言,秦墨不禁脸色一黑,立时明白过来,左熙天购买这样的宝物,恐怕是要讨女人欢心的。 “嘿嘿,墨兄弟,有了这盒【桃花吹雪胭脂】,我一定能和那位美人共度春宵!”左熙天露出一个是男人都懂的笑容。 “那祝熙天兄心想事成,抱得美人归。

”秦墨笑着摇头,随即与左熙天告别。

看着左熙天走进广场中央的那栋高楼,秦墨也不停留,径直朝着三区黑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