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和王世襄先生在一起的日子》:京腔韵味浓郁

2019-05-19

D、母亲理解儿子的痛苦心疼他但又受不了儿子“暴怒无常”的脾气就悄悄躲出去等着儿子恢复平静的心态。、对第段中“她正艰难地呼吸着像她那一身艰难的生活”这句话理解正确的一项是()A、说明了母亲的病很危险B、揭示了母亲不幸的命运C、侧面表现了崇高的母爱D、揭示了母亲性格形成的主要原因、简要分析文中两处景物描写的作用①窗外的树叶“唰唰啦啦”地飘落②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正开得烂漫。答:①②、这篇小说的主旨是、对本文写作特点的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A、本文运用了衬托的手法用“我”的暴怒无常衬托了母亲的坚韧、顽强。B、本文以日常琐事为题材用对比的方法突出了母亲的崇高形象。C、本文采用了语言、细节、动作、心理等多种描写手段刻画人物。

  2017-2-14杨牧,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四川省诗歌学会会长。第五届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著有诗集《复活的海》《野玫瑰》《雄风》《边魂》、长篇自叙传《天狼星下》、影视文学《西部畅想曲》及《杨牧选集》《杨牧文集》等20余种。

《和王世襄先生在一起的日子》:京腔韵味浓郁

  今年五月二十五日是王世襄先生诞辰百年,作者田家青作为文物大家王世襄先生得意的入室弟子,从游王世襄先生三十余年,亲炙其深厚学养和大家风范。 所记皆为第一手材料,文字流畅易读,京腔韵味浓郁,人物刻画灵动,幽默笔触中浸出深厚情意。

书中所载三十余年来王世襄夫妇雍容达观的处世境界,以及生活点滴中所流露之美学趣味和独到见解,都让人印象深刻,回味不已。   王先生的字就非常有神,但是他总说自己不是书法家,就像他说自己不是收藏家一样  二十多年后,我们又有一次机会去看一批古代绘画。 我跟王先生说:您先别发表意见,我先说说这里哪些画儿在您眼里算是有景儿的。

等我一一说完,他乐了,说:你算摸着路数了。

  味儿  对于器物,王先生说好的东西要有味儿。

这个味儿当然不是指气味。 味儿,在汉语里是一个非常微妙的词,什么东西一旦有了味儿,就意味着达到相当的成就和境界了,如说一件家具明味儿足,是对这件家具最高的评价了。   神  书法,王先生说好的书法作品应有神。 书法能够做到有神的太难了。 应当说明:能否有神与书体无关,并不是说只有草书才能有神,任何书体的书法写好了,都能有神。

  王先生曾让我以录音的方式记录下他对书法的一些见解,时间长近一小时,除了论述了理论之外,他还谈到了对当今书法发展的一些看法,他认为,一个人没下过苦工夫,书法不可能成事,更不可能成为书法家。

他提到书法家应具备的几个客观标准:一个称得上书法家的人,应该能写好史上各体的书法,对历史上重要的名家名帖都能临摹到位,在此基础上要有所创新,要创出完全属于自家风格的字体,还有最后两点极其重要也更难:对中国书法历史有精到的研究和贡献,例如启功先生解读了西晋陆机的《平复帖》,书法家必须有深厚的古文和文学功底,有吟诗赋词的工夫,诗、词、对联、序文、跋文都能自己撰写,不能像现在有的书法家,只会抄写古人的东西。

  在王先生的这个要求标准基础上,我自己则感悟到,还应再加两条:任何家都不能是自封的,应是经过历史考研,由后人冠之的封号。

其次,书法家不应是专业写字的,书法的工夫在书法之外。

不信,你看看历史上著名书法家,都不以写字为生。

  王先生的字就非常有神,但是他总说自己不是书法家,就像他说自己不是收藏家一样。 这有两层含义,一是若按照他对书法家的客观标准,他认为自己没花那么多工夫,二是他对现今是个写字儿的就爱自冠以书法家称号这种做法很厌恶。

其实,当今的各种家都一样,称得上是一个家贬值了的时代。 俗了,不愿意与其为伍。 另外,他对当今习书法不练楷书、不下工夫的做法很看不上,其实,做任何事都应有一个好的基础,我曾用近十年的时间习楷书,后来,有次他来我家看我临写的帖,幽默地说:嘿,欧(欧阳询)味还挺足的,还算不错!再练练你就能不算书法家了。 让人忍俊不禁。 前些年北京一著名画店的经理,说有很多人喜欢王先生的书法,让我问问王先生能不能给他们写点字幅挂在店里出售。 我将此意愿转达给王先生。 他一听就乐了,带着一种特殊的幽默和风趣的神情说:还是让书法家们去写吧!  能做到有景儿、有味儿、有神的艺术品,不论类型,不论新旧,能存世到现在的,比例相当少。 玩艺术品的人经过时间的沉淀,慢慢了解深入,最后能看出有景儿、有味儿、有神,实际上是判定艺术品好坏与否的最核心本质。

能到如此鉴赏境界,自然是要见过相当多的珍品。

  如今拍卖会很多。

每到拍卖季节,不少收藏家都能收到很多本图录。

每年一个拍卖季能有几千上万件拍品,一大摞几十本图录,看都看不过来,怎么从这么多的拍品中刨出东西,还不耽误太多时间,是一个难题。 王先生看图录的方式挺有意思。

二十多年前,王先生就能接到海外如佳士得、索斯比等拍卖公司寄来的图录。 不像大多数人一页一页细看,王先生看图录就像魔术师洗扑克牌一样,从图录第一页起唰、唰、唰地直捋,快进到最后一页,反复两三遍,看一本图录加起来大概也用不了五分钟,中间突然看到中意的便啪地一下按住,一定是一件不错的好东西,其速度就是如此之快!好东西绝对跑不了,也用不着为破烂浪费时间,足以说明前文所写一眼明的鉴赏力之高、之神。   最后但绝不是最不重要:从为纪念王先生而动笔写这本书的时候起,也不知为什么,写着写着越来越产生一种责任感,想借这个机会,说说对当今全民参与古玩收藏和热衷淘宝的一些看法。 我的观点与当今的主流思想,尤其和电视台主办的各种鉴赏节目推崇的观点相悖,似很不合时宜,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憋着没说。 用不着给人们讲课,是王先生早就告诉我的。

本不应多说,这次就算破个例吧。   首先应该说明,真正的古玩和古代艺术精品,从属性上讲就不是包括我在内的老百姓所能玩儿的东西。

在中国,确实有过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就是从文革后退还抄家物资到八十年代前期,在那段时间里,国宝当破烂儿,老百姓可以参与收藏,且收益颇丰。

收藏有机缘,如今,这好事早就没有了。

古代艺术品向来是追着金钱跑的,其属性不归咱老百姓。

从九十年代以后,我只购藏过一件样式雷的御船烫样,它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但在当今古玩行中不被认知,所以不贵,除此之外,我没有买过其他任何一件。

不仅是我,王世襄先生也是如此,虽然他从九十年代后也一直收藏艺术品,但他已不再收藏古代的艺术品,而是现代人制作的家具、竹刻等。 本文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