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第208章 《窥情》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2019-07-08

第208章 《窥情》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将文本递了上来,钟妈妈对叶景诚说道:“诚仔,这个是阿红接下来的剧本,你过过眼看下质量如何。

”“嗯。

”接过剧本,叶景诚只是随便翻了翻,随之眉头就皱了起来。

钟妈妈察言观色,还以为是这个剧本太差,于是说道:“当然啦,这种剧本肯定比不过诚仔你的亲笔,反正也是阿红最后一部戏,等她拍完你再写几个合适的。

”“伯母,剧本好不好还是其次。 ”叶景诚又翻了两页,眯着的眼睛能看出几分怒意,他说道:“我就怕它是一部艳情电影。 ”“什么!!!”钟妈妈正拿起遥控器准备换台,听到叶景诚这番话,那遥控器‘啪’的一声掉到地上。 “邵氏不是拍武侠片的吗?为什么还要拍这些电影?”钟妈妈显得有几分慌乱。

她之所以把这个剧本拿出来,无非是为了制造一个话题,让叶景诚以后多照顾一下自己的女儿,没想到会得到这个骇人的消息。 “伯母,你肯定是没去过午夜场。

”如果说武侠片是邵氏的招牌,那艳情电影就是邵氏捞钱的手段。

无论什么题材的电影,或者说它本身就是一个经久不衰题材。

只要电影涉及艳情二字,再烂的剧情都会有观众买单。 虽然艳情电影上不了台面,但是它带来的利益却是不菲的。

特别是对邵氏而言,更具备一个巩固自身的作用。 一是源源不断的资金,一部艳情电影票房不高。

但是十部、二十部呢?以邵氏大片场的批量生产,即使一部只有五十万的得益。 一年拍上十部就有五百万,二十部就有一千万。 这还是港岛一个市场。 再加上邵氏的票房重地,新加波和马拉两个地方,这个得益又可以翻上两三倍。 第二个巩固的作用,就是一个可以作为控制旗下艺人的手段。

这个手段邵氏没有少运用,或者说要归功于执行人——方怡华。 即使后来邵氏宣布停产,这个手段一直是她手上的皇牌,专门用来打压tvb一些不听话的艺人,特别是那些准备出走的艺人。 行,你要走我不拦你。

先把这几部艳情电影拍完。 “伯母你过来看一下,这里写两人情难自禁,单单这句话还表示不了什么。

”叶景诚又指出另外一处内容,说道:“但是你再看后面一句,我想‘卿卿我我’这四个字,一般的剧本不会用到。 ”“我才不拍艳情电影。 ”锺楚红炸毛一样发飙,钟妈妈马上要她小声点,免得比几个弟弟妹妹听到。

“你让我想一想。

”叶景诚开始总结前后。

他之所以确认这个剧本是一部艳情电影,并不是因为剧本的内容。

而是因为剧本第一眼见到剧本的名字,剧本封面写着两个大字——《窥情》。 而和锺楚红搭对手戏的人,还是新晋小生汤真业,这才让他想到自己看过的一部三.级片。

也是锺楚红唯一的一部。 叶景诚相信这些细节,邵氏没有事前知会锺楚红。 他和锺楚红相处这么久,不敢说完全了解对方。 但是一些基本他还是知道的。

别看锺楚红性格大大咧咧,平时是连穿比基尼都抗拒。

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去拍艳情电影。 第一,她不需要圈中的名声。

何况邵氏也给不了她。 第二,就那一万几千的片酬,别说锺楚红已经有成名作,就是那些刚涉足电影圈的艺人,十有**都不会愿意接这种片约。 因为这已经不是有关个人的名声问题,还关乎自己以后的星路和发展方向,相信也没有人愿意给人当透视一样看穿。 那这一部剧情无脑,片酬又不多的电影,凭什么吸引锺楚红加盟?唯一的理由就是邵氏,或者说方怡华要和她改合约。 叶景诚已经想象到其中的原因,无非是他名下的南国院线完成组建。 让方怡华这个女人知道他有了为锺楚红赔上高额违约金的能力,觉得他随时有可能上来赎这张合约。

于是不择手段要让他难堪一回,还可以将这张合约的利益最大化。 好一个算计,看来这个老虔婆不赢他一把,这个心都不会息。

“明天我亲自去找邵一夫一趟。

”三天后,正是无线的例行股东大会,叶景诚原本打算到时候,才揭开自己这张底牌。 或者他和邵氏之间,还可以有一个愉快的交易。

“那要是邵氏不肯放人呢?”钟妈妈焦急道。

“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情。

”叶景诚眼睛眯了眯,眼珠子闪过一丝凌厉。

“方怡华!千万不要逼我改变初衷。 ”如果只是多几百万的违约金,叶景诚可以不和她计较。 如果她还是得寸进尺的话,那最大损失的绝不会是他叶景诚。 甚至叶景诚并没有任何损失,只是放弃一部分原本自己可以得到手的利益。

被这件事一闹,三人也没了看电视的心情。

随后叶景诚和锺楚红先回到房间,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两人坐到床上,叶景诚问道:“这部戏什么时候开拍?”看到叶景诚因为自己的事而生气,锺楚红也带着有些闷闷不乐,答道:“后天下午,我不会去的。

”“为什么不去?”叶景诚反问。 对于不理解其中意思的锺楚红,生气的道:“难道你要自己的女人给别人看光吗?”“你不去,那个老女人还不知道有什么手段。 但是你去了,到时候我自然有解决的方法。 ”叶景诚开始思虑第二个方案,他做事一向是求一个‘稳’字,即使之前冒的风险,也都是在他所知道的情况下进行。 抚摸着锺楚红的秀发,叶景诚安慰道:“放心吧,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你不会乱来吧?”锺楚红担心道。 “我可以怎么乱来?”“我昨天看了一份报纸,上面写你和一个督察还有一个沙展的死有关。 ”说道这里,钟楚红难免担忧。 “那你相不相信我?”叶景诚柔声问道。

钟楚红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

”叶景诚笑着吻了下去。 你的确应该相信,相信是我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