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剩女”话语:性别不平等在中国的重新抬头

2019-05-19

转变了手工检索只能进行单一途径的检索策略,进而可以进行多元、多途径的逻辑组配检索。其检索的深度、广度、角度可以随着读者需求的不同而转变,检索结果更加贴近读者需求。

  (学生抢答)同学们你们知道这些故事属于什么体裁吗?(寓言)那你们知道什么是寓言它有什么特点吗?你能在书中找到答案吗?(提醒预习提示中的知识点)那今天我们就来学习一则选自《伊索寓言》的寓言《赫尔墨斯和雕像者》、自定学习目标知识:明确寓言的文学常识了解伊索及《伊索寓言》积累字词能力:品读文句体会人物性格情感:了解寓意感悟做人的道理、自主学习自读课文(分钟)要求:快速阅读可多读几遍将不会读、不理解的字词圈画出来,借助书下注释和工具书疏通字词雕像庇护尊重赫拉宙斯爱慕庇护:保护袒(tǎn)护。添头:商人为了吸引顾客往往在顾客所买的货品以外加送的一点不值钱的东西。白送:无代价地赠送。爱慕:因喜爱而向往。虚荣:表面上的光彩。

“剩女”话语:性别不平等在中国的重新抬头

作者引用了相当数量的网上资源来支撑她的论点,让文章看起来运用了各方各面的资源。 但是,Fincher并没有点到这些资源或许不是完全可信的。

在第二章,作者引用了2012零点指标的数据和凤凰网的报道,指出只有30%的女性在她们婚房的房产证上写了名字(第46页)。 首先,对于这份报道的可信度,我持怀疑态度,因为它并没有说明一共有多少受访者,也没有说明是通过什么方法进行的调查。 再者,十分遗憾的是,作者并没有提到这份报道显示的一个趋势,即房产证也写上女方名字的数量和2006年相比上涨了%,这可以解释为女性财产权的上升。 虽然全篇引人深思的论点不断,我还是觉得文中有些发现在本质上是矛盾的。 例如,在第三章里,Fincher讲述了生女儿的父母通常拒绝给自己女儿买房提供帮助(第78页)。 作者认为这是因为父母觉得买房是男人的责任(第83页)。

然而,作者又发现许多女性会贡献自己的全部积蓄去帮助她们的伴侣买房子,即使房产证上没有她们的名字。 女儿们的行为和父母们关于买房是男人的责任的观念大相径庭。

考虑到作者还提到的女儿对其父母的孝顺(第82页),我不得不好奇父母们是如何看待他们的女儿贡献了全部积蓄却没能拥有财产权?这一行为有没有引起任何代际冲突?遗憾的是,本书并没有提及这些问题。 最后,本书标题中重新出现一词,在这一情境下显得有些问题。 正如在本书序言部分提到的,本书认为有官方背景的媒体对剩女的宣扬是后社会主义中国性别不平等重新出现的表现之一(第3页)。 这里重新出现暗示了性别平等曾经得以实现。 我认为性别平等从未实现并且性别不平等在中国历史上一直存在(更多信息请阅读Hui-ChenWangLiu,ElisabethCroll,和JudithStacey的相关书籍)。

Fincher通过引述宋朝(公元960-1279年)时期女人对财产有着持续和独立的控制和拥有权来支撑重新出现这一观点。

然后她把宋朝女人和当代中国女人进行比较,声称中国女人的财产权在后社会主义的城市化进程中被逐步侵蚀了(第131页)。

她把当代中国女人和一千年前的女人对比的方法是有问题的。 虽然作者引用了历史学家KathrynBernhardt的研究,但她似乎忽视了Bernhardt的结论:宋朝根本就没有财产平分法,而且也确实不可能有。

相反,父系继承的原则倒是一直沿用,而女性只有在家里无子无兄弟的情况下享有继承权(第8页)。

此外,由于在讨论财产权时几乎没有考虑过相对应时期的社会经济情境,第四章的讨论显得过于简化。 中国媒体和公众目前的主导话语聚焦于女性如何谋划着分文不出或者只出很少的钱就能在房产证上写上自己名字。 本书致力于通过讨论女性是如何被迫在房地产市场处于弱势来逆转上述话语。

通过使剩女话语和房地产市场相互关联,作者想要提出一个新方法来论证在当代中国女性是如何处于弱势的。

遗憾的是,由于过于简单化的讨论方式,不太站得住脚的论据,以及没有充分论证支撑的论点,本书的目的并没有实现。 总之,本书似乎颇具争议。

即便如此,由于新颖的题材,作者吸引眼球的论点,和作者已有的名气,无论本书的观点有多片面,它仍有可能成为畅销书。 还是得说,作者将很少讨论的一些议题,包括女性的财产权,LGBT群体的权利,和家庭暴力,放到一起研究这一点是很值得认可的。 作者简介沈洋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性别研究院的博士生。 她目前的研究对象主要为上海餐饮业的农民工。

她的研究方向包括性别与劳动,移民研究,当代中国研究,和定性研究方法。

沈洋本科就读于复旦大学历史系,并于上海交通大学获得了高等教育学硕士学位。

她曾在联合国妇女署实习,现为杂志ChinaOutlook的供稿人。 本文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