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高等教育学专业研究生必读书目的调查统计,高等教育论文

2019-05-15

  核心知识指某一专业所有学生必须掌握的、处于核心地位的基本知识,是一个专业与另一个专业的根本区别。

1981年厦门大学设立了全国第一个高等教育学专业并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1983年,高等教育学被正式列为教育学的二级学科;1984年,潘懋元主编的第一部《高等教育学》出版。 之后,高等教育学专业硕士学位授予权点和博士学位授予权点逐步发展,目前高等教育学专业博士点近30个,硕士点100多个。

然而,高等教育学专业核心知识是什么?或者说作为高等教育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或博士研究生,他们必须掌握的基本知识是什么?这似乎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对高等教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的专业知识界定是:系统地掌握教育理论;了解高等教育学及相关学科中主要问题的历史、现状及发展趋势。   这一界定内涵模糊,外延宽泛,很难作为制定高等教育学专业人才培养方案的依据。 研究显示,各类高等教育学专业学位点的培养目标差异很大,学位课程设置随意,课程分类没有统一标准,课程教学缺少基本规范。   虽然培养目标和课程设置多样化有利于人才培养的多样化,但多样化必须建立在对专业的基本要求,主要是核心知识的要求之上,否则,高等教育学专业就会失去存在的理由。

  因此,梳理和澄清高等教育学专业核心知识是专业建设和学科发展的迫切要求。 我们认为,必读书目是专业教师指定的研究生必须阅读的专业文献,反映了他们对研究生必须掌握的专业核心知识的基本认知。

本研究以研究生必读书目为例,通过对高等教育学专业研究生必读书目的调查统计,从侧面描绘高等教育学专业核心知识的现状,分析存在的问题,并提出若干改进建议。

  一、取样与思路  本研究必读书目样本系通过网络平台取得,研究者搜索了设有高等教育学硕士点的高校,收集了与硕士研究生必读书目有关的材料(包括培养方案所列的必读书目),博士研究生招生简章开具的参考书目,以及高等教育学专业课程教学大纲规定的必读书目。

搜索截止日期为2014年3月,研究者收集到了52个高等教育学专业硕士点的61份必读书目清单,共计303本必读书目。

必读书目样本来源高校具体分布详见表1.  本研究运用内容分析法,即研究者先对303本必读书目逐一识读,根据每一本书的主要内容,确定一个主题关键词,然后将主题关键词进行排列,按高等教育研究领域归纳出二级研究领域。

通过对二级研究领域再分析和归纳,概括出一级研究领域。

在此基础上,构建一个由一级研究领域和二级研究领域构成的高等教育学专业核心知识研究领域框架,并根据所在研究领域必读书目的数量判断高等教育学专业教师对该研究领域的重视程度。

进而,研究者将推荐频次作为衡量必读书目学术影响力高低的指标,由此分析必读书目的推荐频次整体分布状况和推荐频次排名靠前的国内和国外作者的书目,初步揭示哪些必读书目是构成高等教育学专业核心知识的主体。

  由于许多高校的高等教育学专业学位点的培养方案和课程教学大纲没有在网上公开,同时,有些网上公开的培养方案和课程教学大纲更新滞后。 因此,本研究所描述的高等教育学专业核心知识现状与实际可能不完全一致。 此外,由于有的必读书目包含的内容比较多,研究领域的区分不是很明确,主题关键词的确定还有可商榷之处。

  二、结果与分析  1.高等教育学专业核心知识研究领域框架通过对303本必读书目的内容分析和主题关键词的分类归纳,研究者概括出了9个一级研究领域和44个二级研究领域,初步建构了一个高等教育学专业核心知识研究领域框架,具体见表2.  如果必读书目的数量可以作为专业教师对这个研究领域重视程度的判断指标,那么由表2可见,在高等教育学专业核心知识研究领域中,高等教育理论与思想和高等教育组织与管理研究领域分别有96本和69本必读书目,是受重视的两个研究领域;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和高等教育历史与现状研究领域分别有47本和39本必读书目,是较受重视的研究领域;大学课程教学与学习和高等教育体制与机制研究领域分别有19本和16本必读书目,是重视程度一般的领域;高等教育经济与财政、高等教育政策与法规和高等教育研究方法论研究领域分别只有7本、5本和5本必读书目,属于被忽视的研究领域。 从研究领域看,有几点值得注意:其一,宏观理论和管理知识占据主导地位,而交叉学科且应用性比较强的研究领域处于弱势地位;其二,高等教育研究方法论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而且5本必读书目中没有有关统计、测量或统计软件应用方面等知识的着作;其三,如果进一步观察二级研究领域,中国高等教育思想史、高等教育财政、高等学校发展战略与规划、民办高等教育发展等研究领域的必读书目仅1本,推荐频次也只有1次,这些研究领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需要研究者给予更多关注;其四,在这一核心知识研究领域框架中,有些非常重要的研究领域如大学生学习问题、生涯发展教育、心理健康、学生事务管理以及就业和创业教育等知识还没有引起重视。   2.必读书目推荐频次总体分布303本必读书目中国内作者的着作有240本,占%,国外作者的着作有63本,占%,推荐频次最高为46次,最低为1次。 有169本着作的推荐频次为1次,51本着作的推荐频率为2次,19本着作的推荐频率为3次。

换言之,约%的必读书目的推荐频率不多于3次,仅有一到两个学位点做了推荐。

而且,这类必读书目主要推荐国内作者的着作,推荐者大多是作者所在的学位点或与作者关系比较密切的学位点。 如果考察推荐频次排名前20的必读书目,可以发现,其中15本必读书目系外国作者的着作,只有5本为国内作者的着作,具体见表3.  表3显示,目前认可度较高的必读书目主要是外国作者的着作,在推荐频次排名前20的必读书目中,王承绪主译的12本《汉译世界高等教育名着丛书》占了11本,另外一本《美国高等教育》推荐频次为16,列第22位;在国内研究者的着作中,潘懋元有两本,薛天祥和姚启和各一本,贺国庆和黄福涛各一本,且数量不多,研究领域有限。

这说明,目前我国高等教育研究还处于学习和借鉴阶段,尤其是王承绪主译的《汉译世界高等教育名着丛书》几乎左右了我国高等教育研究的概念框架、思维方式和研究策略,这种巨大影响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和反思;另外,作为一门新兴学科,经典着作的出现需要经历时间的考验,有关高等教育学专业核心知识研究领域中的本土化概念和原创性理论的建立还有待研究者进一步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