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医术不凡》林盛陆芸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2019-07-08

《医术不凡》林盛陆芸小说精彩内容免费试读

精彩章节试读:随后,我跟着余老板等人进了别墅,那老外医生一直偷偷朝我投来轻蔑的笑容,好像在嘲笑我不自量力。

别墅内的装修比较低调,但很奢华!纯中式田园风格,红木家具,我就算是山里长大的人,都知道这些东西价格不菲。 “林医生!坐下喝杯茶吧!”余老板带我来到阁楼上,同时吩咐下人各自泡了一杯茶,我显得有点拘束,而一旁的老外医生,则是很惬意。 “抽烟吗?”余老板在椅子上坐下后,拿起香烟递给我一支,我摇了摇头,正要开口询问关于睡美人的事情,不料一旁的老外,用一口不纯正的汉语问道,“我冒昧的问一下,林医生毕业于国内哪所医学院呢?”我知道他这么问我是什么目的,就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优势而已,你妹的!资历再高又怎样,医术不高等于就是废物,一天到晚就他妈知道炒作,把自己吹得跟神一样!“我就一普通的医专毕业,没什么可讨论的!作为一名医生,我想只有医术才能证明自己的地位!杰森先生,你觉得呢?”我抬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杰森的眉头皱了一下,然后一双跟波斯猫一样的眼睛瞪得老大,故意做出了夸张的表情。

“哦!林医生说得太对啦!你们中国真是无奇不有,像你这么年轻的医生,还那么傲气,我是第一次看见!”“杰森先生,我这是实话实说,跟你比起来,我在资历上自然高不过你,但不管一个医生学历有多高,资历有多深,最终还不是个看病的,不是么?”我说着,看着他轻蔑地笑了笑,只见他嘴角的胡子微微抖动了两下,心里一定对我不爽到了极点。 “那行,你还这么年轻,那你给多少病人看过病呢?说说吧!今天让我开开眼界!”他这架势,明摆着就是要跟我作对,我不想跟他废话,于是朝余老板看了看,无奈他也没有吭声,一直低头抽着烟,难道是他故意让杰森为难我的?我在心里不安地想着,可余庆远的表情一直没什么特殊的变化,根本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尼玛!老子都已经进屋了,今天要是不给睡美人看病,我是不会罢休的。

“光说没用,也没法让你开眼界!一切都要用事实说话,杰森先生,我也冒昧的问一句,这都几天了,你诊断的进展怎么样呢?知道病因了吗?”我说完,犀利地看着眼前的杰森,这下他有点哑口无言了,先是看了看一旁的余老板,然后张了张嘴,说道,“这…这你就不用问我了,我自己心里有数,你难道不知道,很多奇怪的病是一时半会儿没法诊断出来的么?余老板的女儿,我有信心把她救醒,但需要时间,你懂吗?”“哦!这样啊?那你的意思是还要让她继续睡下去了?”我说着,随即观察了一下余庆远的表情,果然,他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夹着香烟的手也发出一丝轻微抖动。

“杰森先生,我花高价把你从国外请来看病,目的就是要让我的女儿早日醒来,你明白么?”余庆远带着严肃的声音,让杰森脸上随即出现了不安的神色,赶紧陪着笑脸解释,“余老板,我当然明白,你尽管放心,我一定尽全力救醒你的女儿…!”“不是尽全力,而是一定要救醒!你听不懂我的话么?今天我把话搁这儿,无论你们来头大小,出生贵贱,只要谁能救醒我的女儿,我余庆远绝不会亏待他,如果但凡有想骗我的,我也绝不轻饶…!”余庆远突然提高了嗓音,面露凶光大声说道,看来他是被我的话刺激到了,他拥有金钱和地位,在海州算得上是个强者,但却一直无法救醒自己的女儿,这对他来说,是非常痛苦的,我能体会到他迫切想自己女儿醒来的心。

我一脸淡定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喉咙里顿时回味着浓浓的清香,杰森似乎有点没底气了,低着头不停地用手捏着他的鹰钩鼻,不敢随意开口说话。 不过见我也沉默不语,他似乎找到了自信,觉得像我这么一个年轻人,再强也没法成为他的对手,只见他看我两眼后,笑着对余老板说道,“行!我行医这么多年,也创造过奇迹,我还不信不如你们中国一个年轻医生!”“结果到底怎样,试试不就知道了,余老板,杰森先生用了接近三天的时间帮你女儿看病,那你给我两天时间,如果我没有诊断出病因,或者说没有让她有醒来的迹象,那我自愿退出,一分钱不要你的!你看这样行吗?”我淡定地说道,对于他女儿的病因,我已经初步可以断定是受外界刺激导致陷入假死状态,只要她没真的死去,在短时间内,我用气功加针灸治疗法一定会出效果,就算不能醒来,身体也会有轻微的反应,出现一系列的动作。

余老板听了我的话,随即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也许他是觉得我在口出狂言,同时又对我抱了一丝侥幸,觉得我真有那么一点实力。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两天过后,要是没有让我看到希望,希望你自觉点,我实话告诉你,要不是看在苏老板的面下,我是不可能请你过来的…!”一旁的杰森嘴角随即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弧度,听余老板这么一说,他直接附和了一句。 “年轻人,你很有勇气!我很愿意接受你的挑战!”我瞥了他一眼,没有吭声,转而朝余老板点点头,接下来我准备跟他询问睡美人的情况时,不料还没开口,一个穿着保姆装的女人就匆匆走了过来,一脸焦急。

“老板,有人晕过去了,嘴里还淌着血…”余老板一听,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问道,“谁?在哪里?”“是花木维护工小邓,此时正躺在天楼上,情况好像有点严重,老板你快想想办法救他吧…”女保姆说着,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你们两个,跟我上去看看…”余老板朝我和杰森说了一句,便快步走在了前面。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