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第二零八五章 鬼皇门徒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2019-07-13

第二零八五章 鬼皇门徒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面对这样的攻势,秦墨脸色微沉,有些凝重。

这张黑色光网虽是大陆级神器,但是,比之鬼皇子使用的鬼皇之袍,鬼皇壶,品质上明显要差上一截。

可是,其威力却比鬼皇子的攻势,要强大许多。 “这件神器,是这家伙的本命鬼器么?”秦墨暗忖,有了判断。 这鬼族青年的实力,确在鬼皇子之上,将本命鬼器运用自如,在皇主境巅峰罕有敌手。 “大陆级鬼器,以为就能对付我么?”秦墨面色冰冷,身上冲出一道焰气,宛如凤凰展翅,翱翔天际,炽烈气息直射云霄。

这是凤凰之羽的威力,秦墨如今已能运用自如,其太阳真火之力充斥着毁灭性,乃是鬼族力量的克星。 咚!半空中,凤凰焰气与巨型鬼爪碰撞,生生将后者洞穿,漫天焰气交织,化为无数道焰羽,如锋利焰刃,斩向那张黑色光网。 一时间,激鸣的碰撞声不断,从那黑色光网中,传出无数怨鬼的嘶吼惨叫,似是正在经受痛苦的煎熬。

任何一件鬼器,都是由怨魂、恶念、杀念等灌注其中,铸造而成,这张黑色光网也不奇怪。

这样的碰撞下,半空中的黑色光网不断收缩,虽是未曾损伤,却也禁受不住无数焰刃的斩击。 “吼……”见此情景,神秘鬼族青年咆哮,双手结印,其印记无比玄奥,充斥着诡异。 一瞬间,其身躯不断膨胀,身上的鬼气如山洪爆发,席卷这片空间。

隐约间,在那无边鬼气中,看到一个可怕身影,释放无穷恶念,锁定秦墨的身形。 秦墨一惊,他感到这个可怕身影有些熟悉,正是与鬼皇子交锋时,出现的鬼皇之影。 不过,鬼皇子是借助外物,才凝成鬼皇的影像。

这神秘鬼族青年,则是凭借自身的力量,凝成了一尊鬼皇之影,其高下立判。 “主人,小心。

这才真正的【冥皇流抄】中的杀招!”灯灵这般提醒。 言下之意,鬼皇子施展的【冥皇流抄】,有着很大水分,乃是借助外物施展,并未真正练成。

由此推断,这神秘鬼族青年的身份,很可能是鬼皇的门徒,得到其真传,将【冥皇流抄】修炼有成。

鬼族之中,在鬼皇之下,地位最尊崇的,既是鬼皇子,其次则是其门徒。

每一代的鬼皇门徒,都是鬼族中的绝世天才,能够窥及【冥皇流抄】的门径,才会被鬼皇收为门下。

相比之下,每一代的鬼皇门徒,其实力往往在鬼皇子之上,这也是正常的。 “鬼皇之影又如何?同阶之下,就算鬼皇亲至,又能奈我何?”秦墨低喝,收起佩剑,身周凝成血气之铠,径直冲出,翻手一拳,如翻天锤般砸了出去。

在【祭体祷文】上的造诣,秦墨已是达到化境的程度,在当今之世,单论这种淬体功法上的成就,无人可出其右。

即使是金童,所学渊博,博采众家之长,将【祭体祷文】改善,使之无比霸道。

但是,若单论防御,肉身之强,依然不及如今的秦墨。

轰!一拳砸出,毫无花巧,将那尊鬼皇之影砸碎,同时,拳势不止,一拳轰在神秘鬼族青年身上,将之震飞出去。 鬼族青年惨叫,充斥着难以置信,他修炼【冥皇流抄】有成,其鬼躯如雾如幻,根本难以集中。

却在刚才一瞬间,被秦墨一拳震伤,受创不轻。

“这小子到底修炼了什么功法!”鬼族青年骇然。

此时,秦墨并未追击,而是又拔剑,凌空挥斩,将围攻胡三爷、安雷城的一群青年强者又斩杀数人。

这一幕,让鬼族青年愤怒,这少年又来这一手,是对他赤裸裸的蔑视。 那群青年强者们则是惊骇,有人已是面无血色,他们现在是骑虎难下。 随着数人被秦墨斩杀,这群青年强者围攻胡三爷、安雷城的强度,已是大打折扣。 事实上,从一开始,胡三爷、安雷城就很稳,一个滑溜如鬼魅,一个枪势守得如铜墙铁壁,根本拿这两人没办法。 现在,剩下的青年强者们则是惊恐发现,胡三爷、安雷城正在施展手段,将他们缠住,让秦墨有机会一一击杀。

这情景,让人惊骇,这种从猎人变成猎物的感觉,实是非常糟糕,如同吞了苍蝇一样难受。 此时,有人长啸,拼尽全力,飞遁出去,从战场中脱离。

有人牵头,立时有人跟随,一道道身影飞窜而出,胡三爷、安雷城的困局立解。

“都逃了。 正好……”安雷城持着双枪,并未追击,而是看向秦墨等的战况,在一旁给予压力。 此刻,无论是与银澄交锋的雄伟男子,还是那个侏儒,都感到莫大压力,暗中叫苦不已。 这样的战况变化太快,雄伟男子、侏儒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变成了以少敌多之势。

“大爷的,你还真能支撑!霸拳固然霸烈,但是难以持久,你还能坚持多久……”陡得,高矮子大吼,双拳连击,一道道龙形气劲冲出,如万龙奔腾,将四周的空间湮没。

虚空出现一道道拳洞,轰向那侏儒,直接将之轰飞出去。

高矮子狂笑,无比畅快,这侏儒的实力让他吃惊,但是,最终还是抵不过荒龙族的拳技。

那侏儒行事果决,身形倒飞之中,立时运劲飞退,迅速撤离。 “想走,本大爷答应了吗?”高矮子咆哮,他正战得兴起,哪里能这样放过对手。 远处,那群青年强者并未逃走,而是在远距离观战,期望战况会有转机。

看到侏儒败退,这群青年强者脸色连变,这侏儒的实力,乃是他们当中的佼佼者,竟是这样败了。 “此人在骨塔中有大造化,修成远古时代的霸拳,竟是不敌荒龙族的那小子么?”有人嘀咕,不甘愿看到这样的战果。

轰!一道龙气冲起,呈现山崩地裂之势,直袭向那侏儒。 现在,高矮子不再保留,动用【荒龙钺】,要一举擒杀这侏儒。

他对侏儒修炼的霸拳,也是很垂涎,若是能够习得,融入自身的拳技中,则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另一边。

随着高矮子击溃对手,银澄也是发力,这狐狸长啸,周身腾起如一道道妖焰之柱,每一根柱上都有不同的纹路,无比古老。 “妖狐族的祖功!”雄伟男子大骇,认出了这样攻势的来历。

这是妖狐族的先祖们,开创的独门绝学,其他大妖族都有类似的传承,却是没有几种传承下来。

这是妖狐老祖的传承,也是银澄在大衍天地宗的最大收获,一直隐而不发,直到此刻,才是施展出来。

事实上,不施展这种妖狐祖功,银澄也有其他手段取胜。 但是,这雄伟男子同为妖族,银澄自是要以妖狐族的绝学,战胜对手。 轰!一道道妖焰之柱中,冲出一道道妖狐之影,皆是九尾妖狐,形态各异,似是妖狐族历代的先祖,恐怖妖力弥漫,这是皇主境巅峰的绝杀。 雄伟男子狂吼,被一道道妖焰洞穿,遭到致命重创,却是不敢停留,朝着远处飞遁,玩命似的逃窜。

“哼……”银澄眯着眼睛,狐爪收·缩,似欲追杀过去,最终还是放弃了。 “这个家伙,是那个老东西的弟子么?将主意打到本狐大人身上,这个老东西。 ”银澄嘀咕,声音很低,充斥着一种复杂的情绪,也有着无比的愤怒。 这个时候,战场中央,秦墨与神秘鬼族青年的交锋,也是到了尾声。 “你现在才想逃走,不觉得太晚了吗?”秦墨一声冷喝,脚下瑞彩升腾,化为麒麟祖阵蔓延,禁锢四周的空间。

那神秘鬼族青年咆哮,状似癫狂,想要突破禁锢,却是难以做到。

这也是他太自信,原本,凭借那张黑色光网,再以其身法的诡秘,有着相当的把握,能过在秦墨的攻势下逃遁。 但是,这鬼族青年无法接受战败的事实,还想要一较高下,丧失了逃跑的机会。

轰!这鬼族青年狂吼,身躯不断膨胀,化为漫天鬼雾,朝着四处流窜。

这是他最后的逃遁手段,需要损耗鬼核中的力量,才能施展的自残逃遁之法。

这片空间一片黑暗,麒麟阵纹的瑞彩也是暗淡,似有成千上万的厉鬼,朝着四面八方逃窜。 见此情景,秦墨笑得冰冷,这种逃遁手段很熟悉,鬼皇子在临死前,也曾施展过。

相对来说,这神秘的鬼族青年施展的这种手段,比之鬼皇子无疑高明许多。

但是,在秦墨眼里,却是没有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