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宠妻成狂:总裁大人悠着点》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宠妻成狂:总裁大人悠着点》最新章节目录

2019-07-08

《宠妻成狂:总裁大人悠着点》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宠妻成狂:总裁大人悠着点》最新章节目录

精彩章节试读:“右脚可能受伤了。

”桑雪薇抽着冷气,刚刚的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现在才发现右腿很疼,浅蓝色牛仔裤暗红了一块,黏糊糊地,已经出血了。

所有人都被她的话牵住,看向她右腿,接着对面的妇人倒抽一口气,吃惊地说:“天啊,怎么伤成这样?”然后她的裤腿被人粗鲁地卷起来,摩托男看到血乎乎的伤口,忍不住骂了句:“蠢女人!受伤了不知道叫疼吗?你怎么那么笨?”“停车、停车,快点去医院,有人受伤了。 ”男人火急火燎地吼起来。 桑洛见她受伤,小脸一片惨白,紧紧握住她的手安慰:“妈妈别怕,别怕……”小家伙已经吓慌了,只会说这句话。 桑荨胆子很小,已经被吓哭,一边抹着泪,一边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顿时车里一片混乱,巡警只好把车停到路边,接着有女警从后备箱取了应急药箱进来给她处理伤口。

对方有些医学常识,看到桑雪薇的出血情况,很快皱起眉头催促前面的同事:“开车去医院,快点!”因为对方语气很急,桑雪薇吓了一跳,以为自己伤得很重,加上右脚越来越疼像扎着一把刀子又痛又难受,她瞬间紧张不安起来。

她正要问明情况,就被人抢先:“很严重吗?会截肢吗?”什么鬼问题,这人有脑子没?“你闭嘴!”桑雪薇没好气地瞪了眼表情认真的摩托男,被他这么一问,她紧张感突然加倍,不安地看向给她处理伤口的女警。

女警丢了个白眼,仔细摸过她的伤处后,严肃道:“骨折,碎骨扎破动脉,晚点就医或许会截肢。

”“喂!快提速,油门踩到底,最大码速去医院!”一听这话,男人吼起来,急着从后面往前面的驾驶位翻,就差出手抢方向盘取而代之。 “拜托,救救这孩子,别让她截肢,她还年轻。

”对面的妇人也急了,双手合十肯请着,一幅很担心她的样子。

为什么连拐卖犯都要担心她?桑雪薇心里怪怪地,看了看妇人没说话。

很快到了医院。 车门被推开,摩托男从前面翻回来,正伸手去抱桑雪薇,突然被一道声音冻住。

“别碰她!”傅璟琛冷着脸钻进车里,看到男人伸向她的手,目光锋利如刃般刺过去,双手一探一收,把人抱进怀里,转身疾步冲进医院。 桑雪薇很吃惊,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医院,而且比她早到,像是知道她受了伤,特意在这里等她。

这绝对不是巧合!心里堆着疑团,她狐疑地看了看身后紧追上而来的摩托男和妇人,他们之中是谁和傅璟琛有关系?“为什么会受伤?”她正想着,突然听到傅璟琛问话,只好收起心神应道:“被车撞了。

”傅璟琛人停顿了下,然后抱着她进了电梯又问:“知道对方是谁吗?”他在紧张吗?感觉到他的双手在颤抖,桑雪薇困惑着,想要再次确定时,那样的颤抖眨眼消失不见,像做梦一样虚幻不真实。

她摇摇头,丢掉多余的想法说:“没看清楚。 ”傅璟琛低头看她,很明显不相信她的话。 他刚刚的语气很差,一副要弄死对方的样子,那人救了孩子,她不敢说实话,心虚地移开目光,抽着冷气叫起来:“好疼,我脚疼……”她并没说谎,伤口真的很疼,感觉真的有骨头在里面乱扎,整张脸惨白得吓人,全身都在冒冷汗。

“乖,再忍一下!”傅璟琛吻吻她额头,冷漠的表情有丝裂痕,心疼地安慰着。

这个男人真的不会安慰人啊!全完是哄小孩的话,而且还听不出一点感情,桑雪薇愣了愣,不知道说什么。 这时,电梯开了,外面早有骨科医生等着,她被放到推床上被人推进手术室。

情况比想像的还要糟糕,女警的判断一点没错,右脚脚踝粉碎性骨折,动脉被割断,需要手术接骨,植入钢板。

手术时间很长,结束后桑雪薇像脱了层皮,脸色苍白吓人,恹恹怏怏地没有精神,从手术室出来,确定小家伙们没事后,很快就睡着了。

直到麻药时间过去,她被疼醒,还没睁开眼睛就听到有人说话。 “人是我撞的,自然该我负责……”一听这话,桑雪薇猛地睁开眼睛,瞪了眼**男人,想和傅璟琛解释。 只是,她话没出口,就看到傅璟琛目露危光问道:“你撞了她?”“不是故意的。

”摩托男尴尬地摸着鼻头。

“这不重要。

”傅璟琛看着他冷笑,目光一转对一边助理说,“拉他下去撞一次。

”他的表情太恐怖,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桑雪薇吓出一身冷汗,正要开口阻止,就被傅璟琛的目光锁住。

他淡淡地看着她问:“你有话要说?”“没……”他的眼神很危险,桑雪薇被压制住,嗓子像被卡住发不出声音。

助理也被吓到,只是人命不是儿戏,哪能说撞就撞,他很为难,不过被傅璟琛睇了一眼后,抽着冷子架起摩托男就往外报拖。 看到这样的架势,桑雪薇直觉要闹出事,眉心一挑急着要去阻止。 她脚吊着架子,一动伤口更疼,豆大的汗水不停地冒出来,身子一歪又倒回床上。 一旁的妇人看不过去,板着脸呵诉:“胡闹!把人放开。

”“好的,老夫人。 ”助理如获重生,赶紧松手甩掉烫手山芋,退出病房。

老夫人?桑雪薇被助理的称呼惊住,不敢相信地盯着妇人看。 她是傅璟琛的母亲?“我是琛儿的奶奶,我们以前见过,孩子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谢谢你,生下琛儿的孩子。 ”老太太高兴地坐到床边,亲切地拉着她的手,微红的眼睛泪光闪动。 “不是妈妈?”答案出科意料,桑雪薇被吓住,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

等反应过来后,她很尴尬,红着脸慌慌张张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你太年轻了。 ”“这孩子,真会说话。 ”老太太欢喜地笑着。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