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高校的科技成果面向市场有效转化探索,科技论文

2019-05-15

  (1)自我造血机能不足,可持续运行模式鲜有形成。 据《2016安利全球创业报告》统计,2016年创业积极态度公众比2015年减少5个百分点,有创业想法的公众比2015年减少11个百分点。

[5]由此可知,创业者开始逐渐回归理性创业。 与此同时,政府对创新创业孵化载体的扶持政策更趋成熟,一大批未形成自我造血功能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开始随之关闭。 如前文分析,科技成果转化需要大量资金用于公共服务平台的建设、中试投入、产业化投资等。

除了从政府得到相应资金支持外,更重要的是能够形成自我造血机能,从而可持续地推进科技成果转化。

目前,我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平台普遍尚未具备自我盈利能力,这从根本上限制了推动成果转化工作的可持续发展。 (2)目标考核机能缺乏,可监督运行模式不可闭环。 随着政产学研用的不断深入合作,科技成果转化也逐渐打破了创新要素间原有彼此孤立隔绝的藩篱。 但彼此之间体制机制的差异仍导致了一系列资源整合问题产生,如以何种实体开展转化、如何界定转化过程中各单位的权责利等。 政产学研用合作的初衷本是击破彼此在体制机制上阻碍成果转化的壁垒。

以校地合作成效斐然的清华大学深圳研究院为例,它的四不像的特征使之在调配和整合资源方面更加灵活,组织构架更符合市场化的需求。 [6]然而,如果目标考核机能不健全,则将导致无法有效地促进平台真正推动科技成果转化甚至背离这一初衷,即在灵活的机制背后,没有有效的约束监督机制,即使科技成果转化平台具备了自我造血机能,也极有可能沦为仅仅以盈利为目标的普通企业。

(3)人员绩效机能缺失,可激励运行模式未能建立。 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核心主体是科技人才,只有提高科技人才的积极性,才有可能真正推动科技成果转化。

但是,由于转化过程中高校科研人员的知识产权保护和市场意识淡薄,导致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情况时有发生,极大地抑制了高校科研人员的积极性。 此外,由于管理体制机制的不健全,导致了高校、政府、企业对各方应享有和承担的权责利不清晰,严重阻碍了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进程。

[7]另外,对科技成果转化的管理和服务人员的激励不足。

科技成果转化的过程中,管理和服务人员将深入到转化过程中的每个具体环节中,因而对整个转化过程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然而目前,对科技成果转化并未建立起面向此类人员的职称评价体系和项目奖励体系的标准和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