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5G行业热背后:商业模式尚未成型

2019-07-17

5G行业热背后:商业模式尚未成型

  方面在7月初的各种公开场合中对外宣布,今年将建成超过5万个5G基站,在超过50个城市实现5G商用,并到2020年在所有地级以上的城市提供普及商用。

  某家不愿具名的设备商相关人士杨修(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仅上海市的4G基站就已将近2万个,5万个基站的目标实则“杯水车薪”。

据公开数据,截至2018年12月31日,4G基站数达到241万个,和4G基站分别为138万个和99万个。   今年6月6日,三大运营商和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获得5G商用牌照,一时之间,5G掀起行业热,三大运营商与其他行业的组建联盟,推动5G与、、车联网、AR/VR等领域的融合。   在杨修看来,行业热潮背后,运营商实则非常冷静。

在5G基站还未成规模覆盖使用的情况下,大多数的5G类目前仍然处于展示的阶段。

“(运营商)确实还没有看到盈利点。 ”杨修说道。 就基站招标情况、行业模式问题,本报记者询问及三大运营商,表示不便回复,其他几方截至发稿未予以回复。

  基站还未招标  “5G牌照原来是预计下半年(发)的,甚至会推迟到2020年,但上半年其实就已经发出来了,(运营商)对基站的招标没有开始。 ”杨修说道。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下发5G牌照。 2019年6月11日,工信部和国资委发布《关于2019年推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的实施》,提出加快5G基站站址规划:要求运营商、铁塔公司利用现有基站站址和路灯杆、监控杆等公用设施,提前储备5G资源;鼓励其他独立铁塔运营企业参与建设。

  虽然这份文件标注为2019年的实施意见,但业内人士分析,今年下半年的5G基站建设主要是在4G基站站址基础上进行改建,此文件的一些内容更针对于后期实现深度覆盖5G基站时的情况。

  一名独立铁塔运营企业子公司的员工也表示,今年下半年是以建设宏站为主,而宏站建设完毕后,才会进行属于深度覆盖的微站的布局,等到那时公司才会参与到5G基站的建设中。

  在杨修看来,在推进5G建设方面,运营商实际上也非常理性和谨慎,其中一大原因是5G建设需要大笔的资金投入。 今年6月,2019年5G一期无线及服务集采招标项目预估金额就已超过387亿元。 还设立5G联创产业,总规模将达到300亿元,目前首期已经募集70亿-100亿元。 回顾今年3月时,的目标还只是2019年5G不超过172亿元,建3万-5万个5G基站。

  制定今年至少建设5万个5G基站的目标,多名采访对象都表示,这样的目标如果考虑全国省份城市数量以及中国移动的规模来看,其实并不算多。

同时,运营商还未对基站设备商进行招标,目前资金压力仍在设备商身上。

  目前国内基站设备主要来源于五大厂商:华为、中兴、中国信科、、。 杨修告诉记者,对于设备商而言,目前仍然处于设备不断更迭改进的阶段,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实际上设备各种指标表现得都并不是很好,但随着的成熟,设备的研发和改进在近期取得了较快的进展。   2019年6月25日,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在媒体会上发布标准制定的相关信息,5G标准制定及冻结分为两个阶段完成,按照黄宇红公开的信息,5GRel-15标准的研究及制定历时约一年零三个月,5GRel-16标准的研究及制定历时则至少有两年零三个月。 第二阶段的5GRel-16标准预计在2020年3月完成。   届时,5G网络才能完全支持eMBB(增强移动宽带,即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ULLC(超高可靠超低时延通信,如无人驾驶等业务)、mMTC(大连接物联网,针对大规模物联网业务)三大场景的使用。

在目前的阶段,应用场景已经以eMBB为主,并且支持ULLC。   杨修认为目前基站设备的瓶颈主要在终端使用上。

对于普通用户而言,5G初期由于网络覆盖面不大以及5G终端昂贵(5G手机在一万元以上)。

对于行业用户而言,市面上还未有针对行业用户的5G模组,现在只能用5G的CPE设备,后者相比前者使用的方便程度“不能相比”。

杨修由此作出的结论是,目前5G应用初期仍然是业务演示、场景演示为主,而个人用户则是以5G手机友好用户体验的方式为主。

  5G基站目前仍然处于试点的状态,未能在短时间内大规模商用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是5G基站的能耗问题。

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曾放言希望设备商能够解决能耗问题,目前5G基站的耗电量是4G基站的倍。

基于对耗电量,以及现在并无太多终端用户的考虑,一些试点地区的5G基站在试用后就关闭了。

不过,杨修对降低能耗表示乐观,预计设备在下半年或明年就能够达到4G基站的水平。

  行业热潮背后的冷思考  对于某物联网公司的员工而言,王光明(化名)嫌5G建设过慢。 “我们做物联网的,希望5G快点来,会引起物联网一次大爆发。 ”他说道。   5G带动的不仅仅是运营商及设备商的未来,与垂直领域的产业公司结成联盟成为三大运营商目前都在做的事情。 在刚刚过去的2019MWC的会场上,能够看到各式各样的物联网、人工智能、车联网产品。 有些产品虽然挂着5G的名头,但是实际上与5G并无关联。   “5G对物联网肯定是有影响的,做运营设备、监控管理更新都是必须的。

”一名来自某香港物联网公司的研发主任林琪(化名)说道。

林琪告诉记者,目前业界公认5G的应用主要是车联网、云游戏、AR、VR、CDN边缘计算、网络切片等。

杨修也认为,目前5G建设中“比较靠谱”的应用与视频相关,包括VR、4K/8K高清视频,尤其是在某些安防领域,5G能够上传更加高清的监控视频。

  林琪坦承,这些应用仍然面临的问题在于5G的覆盖更大,对物联网有需求的一方没有能力或者不想投入成本去建设网络。   杨修也告诉记者,物联网发展的情况似乎与5G初期发展略微相似,实际上企业可以通过WIFI或者GSM等处理手段解决物联网需求,没有必要一定得搭载运营商特意搭建的网络上。

“现在的行业为什么那么热情,因为他现在还不用考虑投入产出。 运营商想跟他合作一些试验,一些业务演示,他当然愿意了,因为现在运营商都是在给他投入,给他建站。 ”杨修说道。 而一旦开始讲投入产出比,就需要运营商和这些企业重新进行具体的谈判。   运营商对于推进5G比较谨慎的原因也在于,他们自己对5G商业模式仍然存有保留。 不过,在基站还未推行,应用尚未落地之时,一切都还是未知。   “从短期来看,我们对5G的期望还是太高。 从长期来看,我们对5G的期望肯定是过低了。

”杨修说道。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