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在心尖雕刻”张爱玲

2019-05-19

“买账”即“买物欠账”的意思,商家愿意让你“买账”表示给你面子。

  1960年出生的法国翻译家安德烈·马列科维奇(AndréMarkowicz),母亲是俄罗斯人,他在俄罗斯度过了自己的童年。自1981年以来,他发表了一百余部的译著、散文、诗集和戏剧,成就惊人。在法国,在魁北克,在比利时,在瑞士,他前后参与了一百余场把翻译的戏剧搬上舞台的改编活动。他不仅翻译了陀斯妥也夫斯基全集(45卷),还翻译了莱蒙托夫、普希金的诗歌(从俄语译入法语),并与人合作翻译了莎士比亚戏剧全集。同时,他自己也是一位诗人,著有三种诗集:《面孔》、《灰烬的人们》和《最后一封电报》。

“在心尖雕刻”张爱玲

我觉得张爱玲最好的作品不是《倾城之恋》,也不是《红玫瑰与白玫瑰》,甚至也不是《金锁记》、《沉香屑》。

那里面固然有对女性命运的精妙体察,对世道人心的一语洞穿,加之与生俱来的骨子里的高傲与冷,使读者仿佛五脏六腑变换了一个全新格式,但它们似乎是过于华丽了,还保有年轻时代的色彩和底调。 长篇小说《十八春》却完全地练达而老成,靠的全是内里的实实在在的好,并且写了人的命运由鲜亮变为黯淡之必然,之无可奈何的宿命感。

人仿佛是上界手中的巨大玩偶中的红绿骰子,在时空颠簸中颠倒一个个其实这才是接近真相的。 她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巅峰处说的,既在高处,也落实地,都说在了该说的地方,多一分和少一分都是要走样的。 她写《十八春》的时候是1951年,刚刚31岁。 《十八春》中的顾曼贞,是一个普通的上海女孩子。 脸圆中见方,头发纷乱地拢向脑后。

永远穿着暗蓝旗袍,一本线装书似的。

因为她姐姐曼璐蜕变为二流交际花的缘故,她这样的穿着多少有些自卫的意味。

然而在沈世均眼里,她却是纤细而坚强的,笼统的好。 零零散散的片段聚合,经过组合的她就鲜活起来。 她是上海里弄里那个琐碎又懂事的邻家女儿。

睡下了,听她母亲窸窸窣窣地在黑暗中摸索,忍不住道:拖鞋在门背后的箱子上,我怕他们扫地给扫上些灰。

偶尔,她的暗蓝旗袍外面,罩一件淡绿的短袖绒线衫,胸前一排绿珠钮子,一大截手臂浴在月光里。 世均回南京的家,曼贞在上海,他在南京的雨夜里想起她,故乡就变成异乡了。

于是他忍不住一大早下了火车就来厂里,恰在门口遇见她。

他急道:曼贞,我有话对你说。 曼贞看他着急的样子,上下打量他,一连串猜测在她脑里闪过他订婚了,他家里出了事,他辞职……他却道:我有好些好些话要对你说。 本文链接地址:。

热点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