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回 回到过去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8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回 回到过去沧狼行最新章节

徐林宗叹了口气,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好,冲你这句话,我相信你。 你只有打败了蛊真人,吞食了他的力量,才能有成神升天的能力,才能通过仙法道术,改变时空,回到过去。

所以,只冲这一点上,我也会支持你的,包括你杀我兄长的仇,要是能回到过去,把这一切全部改变,也不再是仇恨了。

”天狼点了点头,眼中红芒一闪:“可是那古卷上也说过,这样穿越时空,颠倒因果,是违反天道戒律的事情,危险很大,就算有了成神的力量,一个不慎,也会形神俱灭,到时候一切都不会改变。 ”徐林宗微微一笑:“可这不是有成功的可能么,大师兄,只要有一点可能,你也不会放弃,你一定要小师妹活过来,回到过去,是不是?”天狼点了点头:“是的,就算是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不会放弃的。

林宗,这回你我兄弟可以再次联手,是上天注定的事情,希望这次的结果,不会让我们失望。

”徐林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今天你设下埋伏,早早布局,以魔教和洞庭帮的力量一举消灭伏魔盟,击垮少林为首的亲朝廷江湖势力,从今以后,武林中不会有和你对抗的力量了,大军的补给与粮道,也不用担心,你只需要专注于战场之上的事情就行了。

”天狼正色道:“不错,你从京师过来,有没有听说嘉靖皇帝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大明境内,已经没有可以与我对抗的力量,除非,他想引俺答汗的蒙古骑兵入中原,以为援手。 ”徐林宗眉头一皱:“赫连霸不是一直和冷天雄在一起的吗?这回你收服了冷天雄,怎么没有看到赫连霸?有他在,应该可以说动俺答汗吧。 ”天狼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从天台山之后,赫连霸就找借口离开了冷天雄,他大概是看出来了冷天雄有意与我合作,而他是长时间跟陆炳打交道的,也许从一开始,他跟冷天雄搅在一起,也有为陆炳,为蛊真人监视冷天雄的任务在内,所以他是不可能跟我们合作的,我跟俺答汗的仇太深,而且他们也知道,我痛恨异族胡虏入侵,不可能为他们进入中原提供合作。 ”徐林宗微微一笑:“可是你的身体里也流了一半的蒙古人的血,找你不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吗?”天狼的眼中红芒一闪,沉声道:“虽然我母亲是蒙古公主,但我自小在中原长大,与蒙古并无瓜葛,蒙古人是游牧民族,只能在草原上生存,与以农耕为主的中原汉人完全不是一回事。

”“他们若是进了中原,那只会跟以前的元朝一样,过着寄生,剥削汉人的生活,那绝对是全天下百姓的灾难,我若是登基为帝,会和蒙古开边市贸易,提供他们生活的必须品,但不代表我会放他们进中原烧杀抢掠。

”“所以赫连霸早就知道我的这个选择,这才不会找我商量,而是选择跟嘉靖皇帝合作。 要是嘉靖皇帝找蒙古骑兵帮忙,那肯定会割让大块的土地给蒙古,从此长江以北,只怕再非汉土了!”徐林宗点了点头:“我佩服你的选择,但这样一来,就代表着你可能会和几十万剽悍凶猛,纵横天下的蒙古骑兵正面对抗了,这可不是江湖人士单打独斗的儿戏,天狼,你真的有胜算吗?”天狼哈哈一笑:“早打晚打,早晚得打,就算嘉靖皇帝不请蒙古兵入关,冲着中原大乱,蒙古人也绝对会抢占边关,入侵中原的,正好借这机会,让蒙古人知道,我们汉人不是可以让他们肆意屠杀的绵羊,以后再想要象这一百多年来予取予求,铁蹄践踏中原,是不可能了!”他说着,转身走向了门口,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外面的打斗,已经基本上结束了,几千名正道门人,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上万名幸存者,则一个个束手就擒,东一圈西一圈地被持刀剑的魔教徒众们圈在了一起,广场之中,只有智嗔还在勉力地对抗着冷天雄和林瑶仙,但已是左支右拙,难以为继。

“嘶”地一剑响过,林瑶仙的倚天剑如鬼影一般地探出,在智嗔那鼓满了气劲的僧袍上,又划出了一道口子,智嗔狂吼一声,禅杖一挥,如山岳般的气劲攻向了林瑶仙,可是林瑶仙的身形却如轻烟一般,消失在了一丈之外的一股青气之中,而智嗔的那道被划裂的伤口,却流出一股黑血,半尺长的剑痕,一闪而愈。 冷天雄冷笑道:“和尚,想不到你也早早地成了蛊人,怪不得对嘉靖皇帝这么死心踏地!”智嗔一咬牙,一掌击出,与冷天雄正面对上,“轰”地一声,气劲四溢,二人各自跳出三丈之外,脸上的颜色一变,真气为之一散,智嗔厉声道:“老衲有金刚不坏之身,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再也不可能伤我分毫,来吧,老衲不会输,少林不会亡!”天狼的眼中突然红芒一闪,他的身形一下子闪到了四丈之外,直奔智嗔而去,智嗔只觉得脑后一股子劲风袭来,本能地一转身,一招大金刚手就向后击出,经过了一个时辰的恶战,他的内力下降得很厉害,这会儿已是困兽之斗,却仍然威力十足,只听“啪”地一声,这一掌结结实实地打在天狼的右胸之上,紧接着就是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

众人的脸色一变,因为这声脆响太熟悉了,只有内家高手被打断骨头时才会有,林瑶仙的脸色苍白,几乎要抢上前去,可刚迈了半步,就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智嗔的嘴里喷出一股红血,惨叫着倒下,而他的右臂几乎是寸寸折断,一截一截地落到了地上!天狼冷笑道:“智嗔,你怎么忘了我有龙血呢?你这点蛊人的不死之身,碰到龙血,那是自寻死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