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第526章 惊雷一指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2019-07-06

第526章 惊雷一指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砰砰砰……浮岛中央,三座擂台缓缓升起,呈黑白蓝三色,分据三个方位。

随即,三座擂台旁的石碑上,刻出第一轮对战图的名字。

三座擂台旁边,手持同色牌子的选手,已经是纷纷到场,查看他们的对手。 看着三座石碑上的对阵图,在场的选手们倒没什么,皆是沉默不语,静心调息,随时能够爆发最佳的战力。

反倒是观战的人群,不时爆出阵阵惊呼,对阵图中的有几场战斗,乃是双城年轻一辈最强者的对战,在第一轮就出现,确实令人震撼。

人群中,很多东城的强者愤愤不平,因为第一轮的对阵图中,有好几场东城少年宗师的碰撞,这让东城的人们很不平衡。 之所以会如此,主要是因为东城的少年宗师人数,是西翎战城的两倍。

基数这么大,自然容易出现同一战城的强强对决。

秦墨站在黑色擂台旁,也在石碑的顶端,看到了自己的对手。

第一战,黑牌十二对黑牌十七!“第一场就是我!?”秦墨有些诧异,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顺着黑色擂台的阶梯,秦墨一步一步走了上去,看到了黑牌十七的对手。

擂台对面,站着一个枯瘦的青年,面容瘦削,穿着灰袍,却是提着一柄宽足十指的阔剑。 “秦墨?真是想不到,我第一战的对手,是阵道、先天组的第一天才。 也不知是我幸运,还是你的不幸!”枯瘦青年冷笑,目光戏谑。

秦墨则是腰系佩剑,神情淡淡,沉稳如岳。

这时候,四周一双双目光,已经投注过来,黑色擂台的第一战,无疑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 “双组第一的秦墨,想不到是黑色擂台第一轮出战。 恐怕也是他宗师组的最后一战吧!”“哈哈哈……,双组第一又如何?即使天赋再高,凝聚剑座,也只是先天境界。

想在一群少年宗师中,翻起什么风浪,还是想太多了。

”“秦墨也是倒霉,第一战的对手,是东烈战城的阔剑王盛,这可是东城少年宗师前四十的绝顶强者。 ”“第一战就惨败,对于秦墨来说,也不是坏事。

这也是难得的磨砺!”人群骚动起来,议论纷纷,声浪逐渐高涨,固然有很多人不看好秦墨的第一战。

但是,其中的加油声也是此起彼伏。 高台上,剑老人端坐在一处,流露关注之色,他也想看看,这个少年的战力如何。 “以秦墨的天赋,在加上传闻中,他在刀锋战擂上的表现,相信能够匹敌宗师中期的强者。

不过,对上这些少年宗师,胜算很小。 可惜,未能看到此子在先天组的战斗……”剑老喃喃自语,很是遗憾的轻叹,随即想起了什么,转头瞪着身后的徐柏渊。 身后,徐柏渊满脸青紫,连忙赔笑,却是哭丧着脸,不敢吱声。 这些天来,徐柏渊是过得水生火热,剑老将之困在剑之牢笼里,可谓是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望着黑色擂台上,气度卓然的黑发少年,徐柏渊不禁暗中叹息,想到阴鬼古道上的种种往事,这个少年当时展现的心性和果决。

想到这些种种,徐柏渊不得不承认,若是当时他不是收徒心切,必定会发现这个少年的非凡之处,而不会错过。

“小子,加油!”徐柏渊喃喃说道。

此时,黑色擂台上,枯瘦青年王盛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听到台下许多人为秦墨加油,顿时露出冷笑。

“秦墨,看来还有很多人,期望你能在宗师组战斗中,取得一场胜利。 可惜,你第一战的对手,是我!东城·阔剑王盛!”王盛脸色一肃,握着阔剑的右手,拇指一推,砰得一声,阔剑依然出鞘,划破空间,爆起一阵轰鸣。 同时,他双腿一动,整个人爆起一股可怕气劲,竟是推着他的身躯,轰然向前,宛如一辆巨型战车轰然碾去。 这一剑,不仅快如奔雷,并且,沉重如山!单是这一剑,就令在场围观的人群,纷纷变了颜色,即使是沉淫剑技数十年的剑道强者,也自问使不出这一剑。

无数人神情震撼,东城少年宗师前四十强,果然都是绝顶强者。

轰隆隆……,狂暴剑气轰然而至,吹得秦墨衣袍咧咧作响,一头黑发狂乱飞舞。

然而,秦墨的神情,至始至终都很平静,仿佛对这霸烈一剑视若无睹。

“吓傻了吗?哼,那就躺下吧,让这一剑成为你武道的终点!”王盛眸中厉芒一闪,运剑之力又增加了两成。 嗡……,那柄阔剑的剑尖即将刺到秦墨的面门,绚烂的剑光映亮了他的脸庞,这一瞬间,秦墨右臂一动,手指弹出,不偏不倚,弹在阔剑的剑身一侧。 在手指弹出的一刹那,他的指尖,泛着一抹锋利的剑芒。

叮……激荡如雷的鸣叫,从黑色擂台上传出,轰隆隆扩散开来。 王盛握着阔剑的手,则是感到一股巨力袭来,不由自主的扬起,噔噔噔后退,连退七步,才是止住身形,只觉握剑的手腕隐隐作疼。 “怎么可能!?仅凭肉指,弹开了我的玄级上阶宝剑!?”王盛脸色大变。

他之前虽然语气嘲讽,但是,对于这个黑发少年,却是没有半点轻视。

毕竟,这段时间,东烈主城都在流传这少年的传奇事迹,开启刀锋战擂,获得阵道、先天组第一,并在数天前,达到九成先天剑芒,凝成剑座……单以资质而论,王盛承认,这少年绝对在他之上,两者之间是修为的巨大差距。 所以,王盛刚才的一剑,并不留手,乃是他的一记杀招,并动用了八成力量。 却是想不到,秦墨竟是不闪不避,仅以一记弹指,就弹开了他的佩剑。

对面,秦墨黑发飘扬,身周一道道无形剑气浮现,他指尖吞吐一缕剑芒,宛如神剑之锋。 “这……,仅凭肉指与我交战!不可能……”这一瞬间,王盛感到无比屈辱,他是宗师级的绝顶剑手,对手仅是先天境界,却不以佩剑一战。 嗡嗡嗡嗡!阔剑狂震,浩荡剑光如车轮滚动,朝着秦墨席卷而来,顷刻间,狂暴如电的剑势已将秦墨整个人湮没。 叮叮叮叮……,一团剑光中,只听见密集的碰撞声响起,如同雨打芭蕉,不绝于耳。

四周,观战人群一个个眼睛瞪得大大,之前很多嘲讽秦墨的人,已是纷纷闭嘴。 高台上,在座的东师府、邓家高层人物,则是脸色阴沉之极,他们根本想不到,秦墨第一战的情形,竟是如此。 另一边,剑老亦是眼睛圆睁,瞳孔中倒映着交战的双方,将秦墨的一举一动,清晰看在眼中。 “好可怕的指技!好可怕的胆魄!好可怕的战斗本能!”剑老喃喃自语。

四周观战的人群,或许有一半人,都看不明白,为何秦墨能够仅凭弹指,与王盛的霸烈剑技抗衡。 说穿了,则是很简单,就是在迅猛如电的剑势中,准确找到剑身的侧面,运转极强的指劲,以点破面,化解对手可怕的剑势。

想要做到这一点,一方面需要极上乘的指技,另一方面,还需要刀锋上跳舞的胆魄,因为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有断手的后果。

最后,则需要自身的剑道造诣,远在对手之上。 叮!一道震耳欲聋的碰撞声,突然在黑色擂台上响起。 浩荡无边的剑势,突地戛然而止,一柄阔剑飞起,在半空中旋转,插在擂台一边,半截剑身插入地面,剑身依然嗡嗡颤抖着。

王盛捂着手腕,一缕鲜血从虎口流出,他脸上惊骇欲绝,直愣愣看着面前的黑发少年。 “承让。 ”秦墨拱手,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