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愿为你,再一次君临天下

2019-07-09

愿为你,再一次君临天下

今生的泪眼只为一个人哭泣百年的孤独只为一个人守候千年的恋歌只为你一个人清唱夙世的情缘只为你一个人搁浅遗失的战甲,风干了黄沙的里埋藏的白骨,丢弃的残剑,在记忆的漏沙里渐渐的弥漫了前路的风霜,孤独的飞雁,横过那一千的战场,用一个回溯的思绪,定格在胭脂的痕迹里,用一个回眸的目光,凝滞住飘落的梧桐叶,古老的神话,点燃了激情燃烧的岁月,但君临过后,只是磨去了棱角的一场英雄的陌路,如冰冷的深渊,注定只会葬着最黑暗的世界,人间温暖的阳光,永远不会照进幽暗的六道轮回。 残风怒愤,吹断多少情丝。 繁华尘世,能否为你谱写一生哀愁。

寂寥的苍空,忧伤的怨云。 初夏微冷的清晨,带着感伤映照我的苦闷。 看那滴滴落下的露泪,内心彷徨不安。 是这露泪伤了眼,还是这露泪揭开记忆的伤疤。

露泪缓缓的逝在残阳拨下的余热中,空气中还留下露泪淡淡相思的残香。 迷了双眼,醉了思念。

环绕在眼眶中,舍不的流下。 是眼泪不想落下,还是太辛苦的忍住。 又想起了回忆的伤疤,心里的伤痕又裂开了。 怨愁的思念,充满了脑海的孤独。

那一季的凄凉,那一夜的悲伤,深深刻在了记忆的年轮上,不管时光如何飞逝,都不会把那伤痕冲淡。 有一种伤,深了,便会觉的麻痹。

有一种愁,浓了,便会感伤。

又是一夜悲空凉,又是一季残花落泪时。

哀曲的回旋,环绕在寂静的伤夜中,徘徊感伤着。

残月又照静湖水,怨柳丝丝愁絮追。 永远都回忆不够的伤痛,永远都消灭不了的忧愁。

残笔写不尽,几许怅惘的流年。 更那堪,寂寞独伤心。 落泪湿枕缠绵痛,凝语哽咽,残月灼眼,泪行千行思不断。 流年孤愁葬殇,唯有相思恨。

谢霓虹怒,流岚千里,烽火硝烟处,梨花沐雨,雁朝南飞,利剑封喉,月影独揽,踏雪落痕,轻揽别梦思洲飞箭。 痕迹尤有独影香,佳人已去,空余恨,雨泪朦胧照碧霄,独知摇前画下落,几度繁华残冷灯,剑雨纷飞,战火迷离,弹痕离乱,踩碎一地奇遇,残阳如血,满地黄花殇遗落,遗梦散成句点。 独留青冢朝南归。 金戈铁马过处,独留残风扫荡疆场,冷月如霜,戟戈冷凝,望月独叹苍凉,残体对敌,冰封死路,春来红豆发几支,归期遥如梦,暮暮朝朝雨笼心,红稀香少垂帘幕,浓烟暗雨春色近。 依稀记得那夜,星子闪烁,月影斑斓,一如你眉眸间含情脉脉。 为何你等待了千年,城门还不开。

良人的信笺,还在怀里温存。 寄人的离殇,点破了暗夜的魅影。 战场的烽烟点燃了咆哮在热血的激情,离绪的话别总归风的萧瑟,暗夜的天籁,随着黑色的精灵,舞动着最唯美的舞姿,话别了千年的风霜,吹进我的瞳孔,风一更,雪一更,梦不成泣相对翼,冷落空照寂寞回,破剑冷戈皆吟啸。

昙花飘逝的身影匆匆,欲留心伊,结发长携手。 奈欢情短,别痛久。 那夜,月色比清风还冷。 当时的月亮,照亮谁人梳妆的窗台。 阁楼月影迷离处,细笔红笺眉黛落,青灯迷糊催惆怅。 指月凄伤等夜央,留得楼前听雨声。 颗颗红豆尽相思。

月光照在冰冷的战甲上,马萧萧,剑气飞扬。

西风烈马,尘土飞沙,风沙掩埋死骨,却埋不尽疆场男儿的热血,多少热血多少花蕊凝露,月色成霜,风中传来离人的歌声,飘荡着雪花的暗香。

安详的月色躺在你的发尖。 独孤的情怅点燃了另一种离别。

红缨枪的枪头冷落的擦在冰冷的尸骨上。

北国的风霜冰雪覆盖了脸庞的哀愁,过别的哀伤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通红的瞳孔。

南方的良人还在春去秋来前,看着独孤的北雁朝南飞来,落下的抑郁的羽毛,寰转的流动在心间。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同生长在一棵树上枝条,不在寒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两颗相互对望的星星,没有相遇的机会,即使相遇了刹那消失,无处寻觅。

风中的语言失去温度,水中的月亮失去色彩。 谁人之喉,拨动迷离花殇。

谁人之手,撩动难舍琴弦,曲终人散,物事人非。

纵马疆场,今生任逍遥,英雄只为红颜竟折腰,西风烈酒,豪情比天高,雨箭逢生,难得今生把酒临风,对月长醉。 自古成如朗月照花。 深潭微澜,是不论胜利不论成败的昭然,亦是扬鞭策马登高临远的驿站。

败仍滴水穿石,有青云之志,鸿雁飞过半边残阳的西山。 黄昏散去,月影独揽,踏雪残箫歌一曲。 看着倒影在湾水里的月牙,随水渐次陶醉迷蒙的色彩,遗留在晚风中的残笛,涤荡着哀伤的曲调,那一世,金戈铁马,血泪无涯,乘载着千万人的理想,去征讨,奈何一个人的天下,却还要藏着许许多多的幽暗的落霞,絮絮叨叨的不败神话,竟然残败在一纸荒流的肃杀。 那一世,诸侯乱阀天下,群英戮战中原,我身披戎装,呼啸浸满沧桑,手握残剑,为你争夺江山如画。 那一世,狼烟四起,鸦鹊无声,我只能渡你到对边河岸,因为我还要为你寻得一片属于我们自己的天下,这一世我你,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