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文章

让来生的你,成为我唯一的爱人

2019-06-13

让来生的你,成为我唯一的爱人

你该知道,多少风吹了夜夜,清晨还在;你该知道,多少雨下了天天,晚上还在。 可你不知道,风吹乱的是我的衣裳,而雨,却打湿了我的心。

你在那遥远一岸跟他人相思享乐时,我却只是对着烛台清水,两鬓发白。 大概是因为今生离弃,所以落得风雨飘摇,尽管相思万般,可最终只能与你遥想眷念,多年辗转,自问心中还爱着那初年一人。 佛说道的尽头,还是缘分。 我跟你因缘相遇,只是梦里缠绵,多少温情,总是触及阳光间,就要灰飞烟灭。

你能不顾念,而我却常伴思念,日日见你冷眼,还是执著于花开花落的裙裾边。 太多厌倦,都无法迁移,我对你那渴望琴弦。

曾经你在我身边。 我们在江边谈情,你说要到遥远的西方,要看那洁白的上帝,要做最纯洁的圣女。

我说,我只要建一座草屋,横跨长江两岸,每天粗茶淡饭、浅谈低唱。

最后你成了东方的剩女,而我,在默默无闻的山中,常常对着弦乐,想着那懵懂年华,最无知的独白。

不是岁月让华丽不复存在,而是你我,并非昨天少孩。 你该知道,多少风吹了夜夜,清晨还在;你该知道,多少雨下了天天,晚上还在。 可你不知道,风吹乱的是我的衣裳,而雨,却打湿了我的心。 你在那遥远一岸跟他人相思享乐时,我却只是对着烛台清水,两鬓发白。

想想今生,只能在空山远景,常常对着冷花沫月,我的心中,温情化作泪点,却只是染湿了宣纸。

我常记得提醒自己,若是想你,就应该磨墨,当那泪水进入砚台,我还能记录滴滴心愿。

也罢,繁华落寞,只有红灯绿酒,才能让爱人长存,我今生孤独不败,来生再来。

当一壶清酒变成空虚,也就祈祷来生的你,能成为我唯一的爱人。